使用社交账号登陆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前沿 > 心理 • 人文

论文读不懂不怪你英语差,只怪“黑话”越来越多了

时间: 2020年09月17日 | 作者: Admin | 来源:
一项研究分析了 PubMed 收录的1800万篇论文,发现生命和医学论文中缩略语的使用频率六十多年来不断增长,这些滥用缩略语的论文读起来“令人筋疲力尽”。

哪怕你是个英语母语者,在读自己专业方向的英文论文,你也会被千奇百怪的缩略语绕晕。一项研究分析了 PubMed 收录的 1800 万篇论文,发现生命和医学论文中缩略语的使用频率六十多年来不断增长,而其中大部分缩略语并未成为主流。研究作者们表示,这些滥用缩略语的论文读起来“令人筋疲力尽”。


image.png

图片来源:Pexels


来源 Nature Index、eLife 等

编译 戚译引


看到“srds”、“yysy”这样的互联网“黑话”,你会不会一头雾水,默默离开现场?其实,许多人读论文的时候也会产生同样的感受。一项研究指出,论文中的缩略语(acronym)变得越来越多了,这不仅对大众和媒体理解构成了困难,也为年轻研究者和想要转向新领域的研究者设置了不必要的障碍。


昆士兰科技大学(QUT)的数据家 Adrian Barnett 和同事 Zoe Doubleday 分析了 1800 万篇生物医学论文,发现从 1956 年到现在,缩略语出现频率增长了 10 倍,但是在研究识别出的 110 万个缩略语中,79% 只出现了不到 10 次。这项研究 7 月底在 eLife 发表。



论文中的“黑话”越来越多


使用那些受众已经很熟悉的缩略语,比如 HIV、DNA,确实能够提高沟通效率,但是使用全新的缩略语可能会让读者感到难以理解,还不如把术语完整地写出来。如今,许多论文里充斥着全新的、晦涩难懂的缩写,Barnett 表示这读起来“令人筋疲力尽”。


为了量化评估论文中使用缩略语的情况,Barnett 和同事分析了 PubMed 数据库中从 1950 年到 2019 年发表的 1800 万篇生物医学论文。他们发现,9% 的论文标题和 73% 的论文摘要中包含至少一个缩略语。总的来说,缩略语的使用频率从 1956 年到现在增长了 10 倍,到 2019 年,论文中平均每 100 个词中就有 4 个缩略语。


image.png

无论是数字和字母组成的缩略词(左上),还是仅有字母的缩略词(右上),论文中缩略词的占比(紫色线条)都在持续增长。相比缩略词在摘要中的占比(上),缩略词在标题中的占比(下)相对较低,并且在 2000 年后趋于稳定。图中橙色、蓝色、绿色分别对应由 2、3、4 个字母构成的缩略词。图片来自论文,DOI: 10.7554/eLife.60080


绝大多数缩略语最终不会被广泛使用。研究识别出 110 万个缩略词,其中 79% 在文献中被使用的次数不到 10 次。Barnett 表示这种状况“相当糟糕”。他建议研究者们在使用缩略语的时候要三思而后行,因为如果摘要读起来就很吃力,那么读者可能就没动力看完全文。


只有 0.2% 的缩略语(约 2000 多个)出现了超过 1 万次。在首次被使用之后一年,只有 11% 的缩略语会被同一期刊发表的不同论文再次使用。


“我们的结论表明,新的缩略语过于常见,而常见缩略语又过于罕见”,论文作者们总结。



标题和摘要也越来越长


让论文越来越难懂的并不仅仅是缩略词。研究还发现,现在的论文标题和摘要越来越长了, 并且这增长一势头没有放缓的趋势。从 1950 年到 2019 年,标题的平均长度从 9.0 词增长到 14.6 词。论文摘要的长度也从 1962 年的 128 词增长到 2019 年的 220 词,几乎翻倍。


image.png

论文标题(左)和摘要(右)长度变化趋势,其中论文标题长度接近线性增长。图片来自论文,DOI: 10.7554/eLife.60080


“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许多期刊对标题和长度的词数、字符数作出限制,这样的增长仍然发生了”,作者们在论文中写道。


2017 年在 eLife 发表的另一项研究也揭示了同样的趋势。该研究分析了 1881 到 2015 年发表的 70 万篇生物医学和生命论文的摘要部分,发现自从 1960 年以来,论文中平均每个单词的音节数量、困难词汇的比例和句子的长度大幅上升。



不要让文字“劝退”读者


2017 年那篇 eLife 论文还发现,学术论文中的术语正在迅速变得越来越复杂。也就是说,即使在有更简单的词汇可以取代的时候,家仍然更喜欢使用术语。论文作者们写道:“尽管很复杂,一些术语也无法避免,这也不能说明我们发现的趋势是合理的……在当前的可重复危机下,文本是否易于理解这点值得重视。可重复性要求研究发现能够被独立验证。为了实现这点,关于研究方法和结论的报告必须能够被充分理解。”


前述 2017 年论文共同作者、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(Karolinska Institute)的神经家 William Hedley Thompson 指出,做科研不能仅仅为你的同僚写作:“如果你的目标群体仅仅是这个细分领域也可以,但我希望不要仅仅为你的小圈子写论文。”


普渡大学心理学家 Kipling Williams 曾研究术语和缩略语的使用如何阻碍了沟通,他指出,专业语言的使用会劝退非专家读者。他补充,学术论文的写作应该更多地考虑同行之外的群体,例如决策者、记者和患者,“公众为研究花了不少钱,他们应该至少能知道文章大体上说了什么”。


也许有些研究者并不关心大众能否关注和理解自己的工作,但他们至少会在意同行的态度。但同行也会对晦涩的论文失去耐心,这点最终会体现在文章的被引数上面。去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分析了高被引论文的特征,发现那些被引数最高的论文标题长度仅有 10 个单词。而今年年初发表的一项预印本研究分析了 21,486 篇论文中术语使用和被引数的关系,发现标题和摘要中的术语显著减少了论文被引数。


那么,怎样使用缩略语才能让文章更好读呢?这项最新研究的作者们写道:“很难制定一个通用规则,规定保留哪些缩略语,哪些词汇要完整拼写。但是,期刊可以设法减少缩略语的使用,例如只允许使用某些约定俗成的缩略语(尽管不同期刊允许使用的缩略语词汇表必然有所不同)。在未来,或许可以通过软件实现对读者展示同一篇论文的两个版本,一个以缩略语形式展示,另一个不使用缩略语,让读者选择自己偏好的形式。”


参考来源:

https://www.natureindex.com/news-blog/science-research-papers-getting-harder-to-read-acronyms-jargon  

https://elifesciences.org/articles/60080 

https://elifesciences.org/articles/27725

https://www.biorxiv.org/content/biorxiv/early/2020/08/21/2020.08.20.258996.full.pdf